中唱中唱
出版物
您目前在:
首页 戏曲曲艺 北京相声名家——张寿臣、陶湘如老唱片精选

北京相声名家——张寿臣、陶湘如老唱片精选

 曲目赏析

一.专辑介绍

相声,一种民间说唱曲艺。相声艺术始于明清,盛于当代,源于华北,流行于京津冀,普及于全国及海内外。它以说、学、逗、唱为形式。主要采用口头方式表演,以北京话为主。主要道具有折扇、手绢、醒木。表演形式有单口相声、对口相声、群口相声等,是扎根于民间、源于生活、又深受群众欢迎的曲艺表演艺术形式。相声有三大发源地:北京天桥、天津劝业场和南京夫子庙,一般认为于清咸丰、同治年间形成。是以说笑话或滑稽问答引起观众发笑的曲艺形式。它是由宋代的“像生”演变而来的。到了晚清年代,相声就形成了现代的特色和风格。主要用北京话讲,各地也有以当地方言说的“方言相声”。在相声形成过程中广泛吸取口技、说书等艺术之长,寓庄于谐,以讽刺笑料表现真善美,以引人发笑为艺术特点,以“说、学、逗、唱”为主要艺术手段。表演形式有单口、对口、群口三种。单口相声由一个演员表演,讲述笑话;对口相声由两个演员一捧一逗,通常又有“一头沉”和“子母哏”两类;群口相声又叫“群活”,由三个以上演员表演。传统相声作品以讽刺旧社会各种丑恶现象和通过诙谐的叙述反映各种生活现象为主,解放后除继续发扬讽刺传统外,也有歌颂新人新事的作品。传统曲目有《关公战秦琼》《戏剧与方言》《贾行家》《扒马褂》等,总数在两百个以上。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则以《夜行记》《买猴》《帽子工厂》等影响较大。

相声表演采取直接面向观众的方式,许多演员还直接向观众提问,或解答观众提出的问题,并满足观众的要求。这样,就大大加强了演员与观众的联系与交流。在相声的欣赏过程,观众虽然一般不能直接与演员进行对话,却可以通过笑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另外,在许多相声中,捧哏演员的话往往代表了观众的观点,捧哏演员往往是作为观众的代言人与
逗哏演员进行对话。

一段相声一般由“垫话儿”——即兴的开场白;“瓢把儿”——转入正文的过渡性引子;“正活儿”——正文;“底”——掀起高潮后的结尾四部分组成。相声用艺术手法组成“包袱儿”,表演当中通过说表而“抖响”使人们发笑。其手法计有:三番 ( 翻) 四抖、先褒后贬、阴差阳错、一语双关、自相矛盾、表里不一、歪讲曲解、违反常规等数十种。每一段相声里一般含有四五个以上风趣幽默的“包袱儿”。

著名相声演员有焦德海、张三禄、朱绍文、常连安、张寿臣、马三立、陈子贞、广阔泉等。本张专辑选录了1949年以前由高亭唱片公司录制出版的相声珍贵历史录音。包含相声艺术家张寿臣和陶湘如的10段经典作品。

 

二.表演者介绍

张寿臣(1899年1月29日-1970年7月9日),小名双儿,评书艺名张豫华(拜师张诚润),相声大师,相声艺术第五代掌门人,兼评书演员,父张诚甫,评书演员兼说相声。十二岁拜焦德海为师,张的拜师为相声又延续了一代新人。学艺期间,张寿臣学会了大量节目,出演即红,时人谓之“娃娃红”。十五岁满艺出师,演出于西安市场、护国寺等明地。一九七零年,七十二岁的张先生病故于天津。张寿臣在他6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博采众长,匠心独运,大胆创新,取得了卓越成就。他是我国相声艺术界重要的代表人物。

陶湘如,北京人,1901 年生于北京,回族。13 岁时举家迁往天津,在天津拜相声艺人裕德隆为师,学演相声,后又得李瑞峰的指导,故艺业精湛,与张寿臣搭档,为其捧哏,堪称一代名家巨匠。1944 年去世,终年43岁,其弟陶湘九,为著名评书艺术家,人称“陶三爷”。

 

三.专辑目录

1-2.《开粥厂》   张寿臣、陶湘如

3-4.《寿比南山念喜歌》   张寿臣、陶湘如

5.《歪讲百家姓》   张寿臣、陶湘如

6.《歪讲三字经》   张寿臣、陶湘如

7-8.《卖春联》    张寿臣、陶湘如

9-10.《地理图》   张寿臣、陶湘如

 

四.曲目唱词

1-2.《开粥厂》(即乐善好施)    张寿臣为甲   陶湘如为乙

(一) 甲:陶先生。 乙:岂敢。 甲:台甫怎么称呼? 乙:草字相如。 甲:你是哪里人。 乙:我是北京人。 甲:咱们是同乡。我是京西房山县人,新近才到贵宝地。乙:你到这里来有什么公事? 甲:我在英国美丰打了一打汽车。 乙:你要开车行。 甲:开车行。一打汽车自己坐还不够呢。 乙:你自己能坐得了一打吗? 甲:这往后连阴天下雨冬天下雪上茅房必得坐车呀。乙:你上茅房都坐汽车去。 甲:我那茅房宽绰。 乙:有多宽绰? 甲:方圆占四里地,我家院墙一圈八里地,后花园对着护城河,龙井鱼赛过叫驴,蛤蟆养活的比骆驼个大,净看家狗四千多条,使唤老妈三千多个。乙:老妈。甲:我那比老孤堂还热闹。 乙:我没听说过。 甲:净粥厂我开了六个。 乙:你还施舍呢。 甲:施舍咱说不起。 乙:你那十月开腊月完呢? 甲:不,我这是私立的,常年老有。正月初一开,腊月三十过年,接着常期老有。乙:你那里难民不少。 甲:不多,九万多难民。 乙:要说这九万多人一天,这小米抢的不少。 甲:小米,一点粥都没有。应名是粥厂,一点粥没有。 乙:给他们什么? 甲:一天三遍。早晨包饺子,晌午打卤面,晚上炖肉烙饼,礼拜舍烧鸭子。初一十五,六个一桌燕菜席,吃完了会打牌给十块钱打牌,不会的,坐着飞艇外头溜达溜达再回来。 乙:我没听说过。 甲:二十多岁的给娶个媳妇。 乙:还给娶个媳妇。 甲:平常这么舍,年节还得单舍。乙:年节还得预备预备。 甲:这是什么话。乙:要是头一个五月节你舍什么呢? 甲:九万多人每人一份:江米粽子一百,神符一张,一碟黑桑葚,一碟白桑葚, 一碟带把甜樱桃,山樱桃一蒲包,大杏二百,蒲子六把,艾子六把,雄黄二两,五毒饽饽四盒,玫瑰饼藤萝饼一样五斤,山海关汽水二打,两打灵丹,两打双妹花露水,还有三十五斤黄花鱼。 乙:真齐全。 甲:舍么。 乙:六月呢? 甲:有俩大褂。 乙:七月呢? 甲:舍个软袷袄。 乙:八月呢? 甲:八月麻烦啦,是中秋节呀。乙:也得预备。 甲:舍呀。 乙:舍什么。 甲:每一份有五斤一个圆月饼,月亮码一张,白酥锭一封,大双包一对, 鸡冠子花一把,毛豆枝一枝,白花藕一枝,白月饼十五斤,红月饼十五斤,三十自来白,五十自来红,蜜桃苹果石榴柿子槟子鸭儿梨白梨虎拉车一样五个,醒梨沙梨一样五十个,一斤英娄枣,二斤戛戛枣,二斤红葡萄,二斤半白葡萄,三白西瓜一个,老白干状元红莲花白葡萄绿玫瑰露一样五斤,河螃蟹八斤半,大个圆脐,满是活的。 乙:真不少啊。

 

(二) 乙:九月呢? 甲:舍棉袄。 乙:十月呢? 甲:十月舍皮袄。 乙:老羊皮? 甲:哎,狐腿的,你将就着穿。 乙:十一月。 甲:一件大氅。水獭领子、海龙帽子。乙:得了,腊月里你就别舍了。 甲:哎,全在腊月,要过年怎么不舍呢? 乙:你舍什么?(从略) 甲:九万多人每人一份:八寸宽五尺高五碗蜜供,元字苹果二十五个为一 堂,面馅五碗,素菜五碗,月饼二十五斤,神纸老佛供天地供灶王供马王供一样三碗,祠堂供三堂,春桔二十五个,一堂白蜜供,五碗一堂,白月饼二十五斤一堂,财神供一桌,供花全堂,佛花一对,金童一对,大殿香 一柱,细殿香一把,檀香四两,降香四两,云香二两,碳饼五十个,万寿香五束,百速锭五封,高香五封,线香两封,五斤通宵烛一对,套花白蜡一对,大双包四对,小双包四对,钱粮四份,万头鞭一封,五把麻雷子,五把二踢脚。封钱一百张,大画五张,小画十张,石印名片一百张,烧纸钱粮一份,街门对,屋内对,大佛对,灶王对,横批福字抬头见喜,出门见喜,春条全份,黄白年糕供十斤,煤球五百斤,硬煤三百斤,大碳二百斤,两包白米,四袋白面,五百馒头,猪头一个,鲤鱼一尾,红公鸡一只,五十斤羊肉,三十斤猪肉,二十斤牛肉,四个肘子,五斤猪油,全份,下水五个,羊肚十只,小海参二斤,燕窝四两,口蘑半斤,五十鸡子,三十鸭子,二十松花,二十鸽子蛋,半斤黑花,四两木耳,四两金针,四两鹿角菜,四两冬菜,四两大虾米,五钱胡椒面,一两豆豉,豆皮半斤,足麻一斤,紫域半斤,片域半斤,五十张油皮,三斤海带菜,十斤团粉,香干五十块,菜干五十块,软斤三十块,面筋五十条,烙炸五十块,豆腐五十块,一斤蘑盐,五斤黄酱,三十斤黑酱油,二十斤白酱油,一斤料酒,五斤米醋, 半斤香椿,一个金表,四包烟土,两桶老炮台,一副麻雀牌。 乙:真齐全。 甲:平常日子不算过年过节,我家里开开门得三百多万。乙:得吗。 甲:今早起我把被窝当了一块钱,换了三百多子,吃了一顿饭就完啦。 乙:你不是施舍吗? 甲:我打算那么舍,就是没发财。 乙:别挨骂啦。

 

3-4.《寿比南山念喜歌》     张寿臣为甲  陶湘如为乙

(一) 甲:伙计。 乙:哎。 甲:像你们要说个玩意,有什么吉祥的玩意。 乙:有哇。 甲:吉祥的玩意什么念喜歌。 乙:念喜词什么的。甲:念喜词喜歌,你可念不过我。 乙:怎么哪。 甲:我要念喜歌,有这么一段哪,叫层层见喜呀。 乙:怎么叫层层见喜哪? 甲:层层见喜呀,是由这个一至十。 乙:唔。甲:十至百,百至千,千至万。 乙:是。 甲:哪一个字头啊,都是几句吉祥话。 乙:哦,都有这么几句吉祥话儿。 甲:啊。 乙:拙比这么说,一哪。 甲:一呀,一团和气。乙:二。 甲:二是二字平安,二仙传道,和合二仙。 乙:三哪。甲:三多九如,位列三台。 乙:四。 甲:四平八稳,四角齐全,四四如意,四季平安, 一打牌呀,抓四个红中,四个本门风,还有四个白板。乙:你这又耍上啦。五哪? 甲:五是五仙过海。 乙:怎么五仙过海?八仙过海。 甲:那三仙也会。 乙:啊,烩三鲜哪? 甲:五福临门,五世同堂, 乙:六呢? 甲:六国封相,六六大顺。乙:七呢。 甲:七子八婿,妻财子禄。 乙:八。 甲:八杰成名,八仙祝寿。 乙:九。 甲:九子十成,九世同居。 乙:十哪? 甲:十全福禄。 乙:十一。 甲:十一,十一哪到了我的房钱啦。乙:房钱什么话。 甲:哪里有十一呀! 乙:不,你说的。甲:十完了就是一百呀。 乙:就是一百啦。 甲:十至百吗。 乙:这么要是一百呢? 甲:百辆营门。 乙:百辆营门。甲:哎。 乙:一千。 甲:千祥云集,千仙祝寿。 乙:一万哪? 甲:万,万国来朝,万年富贵,万年不足。 乙:呵。 甲:唔。 乙:二万。 甲:二万。 乙:嗯。 甲:二万再来个三万,叫一四万平胡。乙:你这又打上牌啦。 甲:没有这二万的。 乙:怎么啦? 甲:到这个一万,这就是个头儿了。 乙:头儿。 甲:还是这么四句吉祥歌。 乙:还有什么哪? 甲:家有千顷靠山河。乙:哎。 甲:父坐高官子登科,堂上一呼皆百诺,还要寿活二百多。 乙:这四句有讲吗? 甲:是那啊。 乙:头一句家有千顷靠山河。甲:是良田千顷,靠山靠河,旱涝得收。乙:父坐高官子登科呢? 甲:辈辈为官哪。 乙:堂上一呼皆百诺。 甲:一呼百诺,使奴唤婢,多好啊。 乙:还要寿活二百多。 甲:人要活二百多岁多好啊。 乙:寿数吗。甲:人间五福寿为先。 乙:是啊。 甲:想当初有彭祖。 乙:彭祖怎么个意思? 甲:彭祖寿活八百。 乙:好。 甲:彭祖寿活八百为尊吗。 乙:哦是。 甲:彭祖寿高啦。乙:寿高。 甲:还有比彭祖高寿的呢。 乙:还有谁哪? 甲:你爷爷。 乙:哦。 甲:就比彭祖寿高。 乙:怎么,我爷爷比彭祖寿还高么? 甲:你爷爷祸害吗。 乙:祸害。甲:一千年吗,彭祖八百,你爷爷祸害一千年。 乙:你别挨骂啦。

 

(二) 甲:你说这个寿高啊。 乙:唔。 甲:想当初在前清乾隆年。 乙:是。 甲:有一位寿高。 乙:哦。 甲:乾隆是高宗纯皇帝呀。乙:是呀。 甲:打江南国呀,在江南遇着一位寿高的老者。 乙:这位老者。 甲:这位老者寿高一百四十一岁。 乙:够瞧的。 甲:这可不是胡说呀。 乙:是呀。 甲:乾隆爷给留了一幅寿联哪。乙:还给留下一幅对子。 甲:到如今这副寿联我记得个词句。 乙:上联是什么? 甲:上下联啊双关语,暗藏着一百四十一。 乙:暗含着的意思。 甲:上联是花甲重周外有三七岁月。乙:下联呢? 甲:古稀双度内多一个春秋。 乙:怎么是一百四十一么? 甲:啊。乙:上联。 甲:花甲重周,花甲是六十岁。 乙:是呀。 甲:一周花甲是六十,花甲重周呢,是两个花甲。乙:这是一百二。 甲: 二个花 甲一百二。 外有三七岁月, 三七二 十一, 一百二加二十一,一百四十一。 乙:对,下联。 甲:下联是古稀双度内多一个春秋。人七十为古稀。乙:是呀。 甲:一度古稀七十,古稀双度呢,是两个七十。 乙:对。 甲:两个七十一百四,内多一个春秋,多一年,又一百四十一。 乙:才学。 甲:像这个民国呀。 乙:啊。甲:我见着一位寿高的。 乙:在什么地方? 甲:在奉天省。 乙:唔。 甲:有宽甸县。 乙:是呀。 甲:这位老者姓阮,叫阮国长,阮老者。 乙:哎。 甲:你到奉天城里头,是照相馆门口都有商标。大相片子。这位老者须发皆白,耳不聋,眼不花。乙:修来的。甲:腰板不塌,一点小辫。 乙:还有小辫。 甲:没剪发,扎着红头绳 乙:怎么那么大的岁数,还扎着红头绳呢? 甲:那不怎么瞧着新鲜呢。我问啦,我说你那高寿,这位老者?乙:问问吧。 甲:老者说,我啊,一百六十五。 乙:一百六十五。 甲:一百六十五岁,一百六十五岁,为什么扎着红头绳呢? 乙:是呀。 甲:老者说,我也不愿意梳这个小辫。乙:嗯。 甲:这是我娘给我梳的。 乙:还有老太太。 甲:还有老太太哪。我说你老太太是继母啊?不是,生母。 乙:生母。 甲:呵,我说你老太太高寿啊?一百九十七。乙:一百九十七。 甲:呵,他一百六十五,他娘一百九十七。 乙:嗯嗯。 甲:差着三十多岁。 乙:三十二。 甲:他娘还不是头生。 乙:怎么哪? 甲:他还有仨哥哥。乙:还有哥哥。甲:我说你老太太真是神仙呐。 乙:真神仙。 甲:你把我带你府上去。 乙:干嘛? 甲:见了老太太我得行个礼,到我们北京我得说古。 乙:是啊。 甲:见着神仙啦,顶二百来岁的人啦。乙:哎。 甲:一百九十七岁啊,哪见过啊。 乙:没有嘛。 甲:来头说你来的不凑巧。 乙:怎么啦? 甲:我娘没在家。 乙:哪儿去啦? 甲:给我姥姥拜寿去啦。 乙:哟。甲:呵,还有姥姥哪。我说你姥姥高寿啊? 乙:唔。 甲:二百五十六。 乙:二百五十六。 甲:哎呀,我说你姥姥吃亏没下胡啦。 乙:是啊。 甲:要下二十胡,就满贯啦。乙:你别挨骂啦。

 

5.《歪讲百家姓》       张寿臣为甲  陶湘如为乙

甲:陶先生。 乙:是。 甲:你念过书吗? 乙:念过几天。 甲:你念过什么书? 乙:《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大学》《中庸》。甲:都讲过吗? 乙:讲过半年多点儿。 甲:那还成吗? 乙:怎么啦? 甲:都讲过什么书? 乙:《三字经》也讲过。 甲:《百家姓》呢? 乙:《百家姓》没讲过。 甲:《百家姓》里头深沉啦。乙:哎,《百家姓》讲姓名啊! 甲:你知道《百家姓》打什么年有的? 乙:自打唐朝有的。 甲:这个,唐朝,唐朝是李姓头一姓,后来到武则天时节,改武姓为头一姓。 乙:对啦,到了宋朝才改的赵姓,赵匡胤嘛!专制。甲:对啦,打那儿就没有改。头一句什么呢? 乙:“赵钱孙李”。 甲:这一个倒对。“赵钱孙李”底下呢?乙:“周吴郑王”。.甲:哎,那就错啦。 乙:怎么? 甲:“赵钱孙李”离“周吴郑王”差一百多句。 乙:怎么差的? 甲:楼上楼下的字,都是一字首接字尾,就仿佛小姑娘唱的那个“层层见喜”似的,“赵钱孙李”底下接着个李字。 乙:那么,你往下念。 甲:你听着。“赵钱孙李”底下啊。 乙:怎么呢? 甲:是李鸿章。 乙:章。 甲:张天师。 乙:师。 甲:诗云。 乙:云。 甲:云里飞①。 乙:飞。 甲:飞艇扔炸弹。 乙:弹。 甲:但行好事。 乙:事。 甲:事在人为。 乙:为。 甲:为善最乐。 乙:乐。 甲:乐极生悲。乙:悲。甲:背拉劲。 乙:劲。 甲:劲头不小。 乙:小。 甲:小事一段。 乙:段。 甲:断不清。 乙:清。 甲:清官册。 乙:测量学。 甲:学生爱国。 乙:国。 甲:国生祥瑞。乙:瑞。 甲:瑞雪丰年。 乙:年。 甲:年年吉庆。 乙:庆。 甲:庆八十。 乙:十。 甲:十麻九俏、俏皮佳人。 乙:人。 甲:人能治火。 乙:火。 甲:火烧战船、传家之宝。乙:宝。 甲:宝全②大鼓。乙:宝全大鼓? 甲:啊这里就有哇。 乙:鼓呢? 甲:古城会 乙:会。 甲:烩三鲜。 乙:鲜。甲:仙人过桥。 乙:桥。 甲:瞧瞧朋友。 乙:友。 甲:有钱就好。 乙:好。 甲:好歹贤愚。 乙:愚。 甲:鱼龙变化。 乙:化。 甲:华世奎③。 乙:华世奎啊。奎呢? 甲:魁星提斗。 乙:斗。 甲:斗柄回寅。 乙:寅。 甲:银钱为重。 乙:重。 甲:重大问题。 乙:题。甲:提倡国货。乙:货。 甲:货真价实。 乙:实。 甲:实情实意。 乙:意。 甲:义和团。 乙:义和团? 甲:哎。 乙:团。 甲:团体反对。 乙:对。 甲:对敌交战。乙:战。 甲:战败。 乙:败。 甲:败子回头。 乙:头。 甲:头等小班。 乙:班。 甲:搬动有力。 乙:力。 甲:力大无穷。 乙:穷。 甲:穷人心多。 乙:多。甲:多福多寿。 乙:寿。 甲:寿比南山。 乙:山。甲:山高路远。 乙:远。 甲:远路丰程。 乙:程。 甲:成者王侯败者贼。 乙:贼。 甲:贼偷东西。 乙:西。甲:西瓜皮。 乙:皮。 甲:皮恩荣④。 乙:荣。 甲:荣剑尘⑤。乙:尘。 甲:陈圆圆。 乙:圆。 甲:元亨利贞。 乙:贞。 甲:真正挨骂。 乙:骂。 甲:骂呀,骂的是你。 乙:你。 甲:你不是人。 乙:我不是人? 甲:哎。乙:人呢? 甲:人之初。 乙:初。 甲:反正都有啊。《三字 经》《百家姓》反正有“周吴郑王”。初五初六。乙:六。 甲:六六顺。 乙:顺。 甲:顺事顺办。 乙:办。 甲:办什么 乙:么。 甲:马马虎虎。 乙:虎。 甲:忽忽悠悠。乙:悠。 甲:忧虑不着。 乙:着。 甲:着了睡觉。 乙:觉。 甲:教训儿女。 乙:女。 甲:女大不可留。 乙:留。 甲:留来留去成了仇。 乙:仇。 甲:仇啊,仇深似海。乙:海。 甲:海里头摸锅。 乙:锅。 甲:锅里头有水。乙:水。 甲:水啊。 乙:嗯。 甲:这个,水开了煮米。 乙:米。 甲:米啊。 乙:嗯。 甲:这个,米烂成粥。乙:粥呢? 甲:粥啊,这个,粥……“周吴郑王”。 乙:可找着啦!

①云里飞,著名天桥艺人,天桥八大怪 之一。 ② 即刘宝全,京韵大鼓艺术家。 ③ 华世奎,天津著名书法家。 ④ 皮恩荣,三十年代的双簧艺人。 ⑤ 荣剑尘,单弦艺术家。

 

6.《歪讲三字经》      张寿臣为甲  陶湘如为乙

乙:这《三字经》还有讲。《三字经》我倒是讲过。 甲:您讲的是纲鉴,我讲可不能按纲鉴这么样讲。 乙:您那怎么讲法 ? 甲:当笑话这么讲。 乙:什么意思呢? 甲:想当初有一位财主。 乙:起这就讲啦? 甲:哎。 乙:你往下讲吧。 甲:这财主姓人,叫人之初。人之初啊,他有个亲兄弟,叫人之伦。乙:这书讲的不对。人之初、人之伦是亲弟兄吗?亲哥俩应当挨着。 甲:他俩分居。 乙:分居啊。 甲:人之初是政界人,做官的。 乙:人之伦呢? 甲:人之伦是个混混。人之初那不写着著六官吗?乙:是啊。 甲:就是做官的。 乙:人之伦呢? 甲:南北混。 乙:什么叫“南北混”? 甲:南省北省哪都混。 乙:东西呢? 甲:东西短人钱混不开。乙:去不了。 甲:人之初这位太太赢秦氏,人之伦太太有左氏。人之初跟前那位少爷叫人左同。人之伦那位少爷人左石。大左二左亲叔伯哥俩。 乙:这是咱们哪儿知道。 甲:人之初好交友,有一盟盟兄弟。 乙:弟兄几位? 甲:有十几位。 乙:大盟兄是谁?甲:大爷姓习,叫习相远。 乙:二爷呢? 甲:二爷姓窦,叫窦燕山。 乙:做买卖。 甲:窦燕山庄稼人,种点地。 乙:种多少地? 甲:地倒是不少。 乙:多少? 甲:那年庚子作乱,丢了点,刻下还有一方,凑活着过吧。乙:种地论亩论倾,哪有论方的。 甲:窦燕山不有一方吗? 乙:是呀。 甲:窦燕山有八倾,那像话吗? 乙:说不下去。 甲:窦燕山好造化。 乙:怎么? 甲:跟前六个儿子。乙:燕山五桂,五个儿子。甲:我也知道是五个,在先前是五子者。 乙:怎么又六个呢? 甲:后首长幼序,年长又序了一个,前后六个。 乙:这么六位。 甲:我连小名都知道。大羊二羊三羊四羊五羊。乙:怎么全叫羊。 甲:“教五子,名俱扬。”小名就都叫羊。 乙:六少爷呢?甲:六少爷叫融儿。 乙:多大啦? 甲:四岁。 乙:怎么知道? 甲:“融四岁”。乙:你怎么叫四岁呢。 甲:那么点小孩,知道曰仁义,礼智信。讲道德,说仁义。说买点吃的, 哪怕吃个梨呢,不吃,在座全得让让,让完了才吃。 乙:瞧瞧。 甲:要不怎么叫“融四岁能让梨”,能让大家吃梨。 乙:有点意思。 甲:这天人之初没什么事情,就看看盟兄弟二爷窦燕山,套车。 乙:喊辆车。 甲:套上一辆马车,叫周辙东。乙:怎么叫周辙东? 甲:这车套上竟在马路东边走。 乙:西边呢?甲:西边修马路走不了。 乙:对。 甲:到了窦燕山那里,弟兄们老没见啦。 乙:怎么样? 甲:说是咱们听戏去。窦燕山说我不爱听戏。乙:怎么? 甲:戏无益。 乙:没意思。 甲:不爱听戏,咱们吃饭。 乙:哪吃? 甲:吃饭好啦。请请客吧。 乙:请哪一位? 甲:先得请人左同人左石,学堂这位校长。乙:校长是哪位? 甲:姓若,叫若梁灏,在河东住家,打电话请。 乙:电话。 甲:燕山说今儿电话新近安的,电话簿子还没有号头。那么叫梁灏问问。 乙:也可以。 甲:叫梁灏把号头问来啦。乙:多少号? 甲:八十二。怎么叫若梁灏八十二。 乙:若梁灏不是八十二岁中状元么。 甲:那是错误,这是正根。 乙:那么你讲吧。甲:一打电话先生没在家。 乙:哪儿去?甲:头两个星期升了县知事。 乙:哪儿县知事? 甲:终于县。 乙:终于县属哪儿管? 甲:属东战国管。 乙:多远? 甲:离这可远,得坐船。 乙:什么船? 甲:十八传,用上曰国风,使上当讽咏,走了四百年。乙:啊。 甲:这才到了终于县。 乙:别挨骂了。

 

7-8.《卖春联》     张寿臣为甲  陶湘如为乙

(一) 甲:你说这个书里头,我念了二十来年书啦。 乙:书底够瞧的。 甲:念了二十来年书,吃亏的是学而未成。 乙:半途而废。 甲:做别的正事不易做。乙:谋求不上。 甲:这个年月。 乙:对啦。 甲:你怎么着呢? 乙:嗯。 甲:就仗着有圣人这个门路。 乙:是。 甲:对付着混碗饭吃。 乙:以什么为事业? 甲:夏天卖卖扇面。乙:这倒不错。 甲:写一面画一面,梅兰竹菊。 乙:好哇。 甲:到冬天卖卖对子,年底卖卖对子,赚个七八万的凑合着花。不是这么怎么呢? 乙:你这话说的太大。甲:怎么?乙:卖对子赚个七万八万。 甲:啊。 乙:二十子横批福字带饶抬头喜。 甲:那是什么对子?您说那是街面上摆着的对子。 乙:可不是那个么? 甲:我说这不是。 乙:怎么意思呢?甲:这对子里有好些特别呢。 乙: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甲:你要做官吧,在前清有门封告条。 乙:啊,对了。 甲:一入民国没有啦。 乙:没有怎么样? 甲:贴上我对子,人这么一瞧,就知道什么官职。乙:有这个好处。 甲:买卖铺甭挂幌子。 乙:是。 甲:人这么一瞧,就知道什么买卖。 乙:有这益处。 甲:你们生意人贴我对子,还有好些好处。 乙:有什么好处? 甲:于卫生有益。乙:贴对子碍着卫生什么? 甲:你瞧你们生意人爱赊账。乙:对啦。 甲:短人钱不给。五月节不给,支到八月节。 乙:是。 甲:八月节不给,支到年下,到年下给不了,推不过去啦。乙:那是呀。 甲:人堵着你门口要,你这怎么过年吧。 乙:这麻烦。 甲:你把我对子贴上吧。 乙:干什么? 甲:账主子来啦,一瞧这个对子。 乙:啊。 甲:不但不跟你要钱,别处要的钱多,多少给你留几块能让你过年。乙:有这好处? 甲:什么话呢? 乙:那么劳您驾您给我写写吧。 甲:干嘛呀? 乙:你给我挡挡账吧。 甲:看你短人多少钱吧。 乙:五百多块钱呐。 甲:你驼得不少哇。乙:哪儿是我呀。 甲:谁驼的? 乙:我爸爸。 甲:嗷。 乙:你先了一个去。 甲:你爸爸短的。乙:对啦。 甲:他还在不在啦? 乙:死啦。 甲:他死啦,让你给他还账。乙:给我留下的吗。 甲:好啦,我告诉你这个词句,你记着自个儿写去吧。 乙:好吧,劳你驾。 甲:到年下你这么写,上联是:“父债未还皆因窄”。 乙:这是怎么个意思。 甲:子承父业。 乙:父债子还,皆因窄。 甲:窄得住啦,还不了啦。 乙:下联呢? 甲:“诚心要钱谁过年”。 乙:这个呢。 甲:半拉子劲,诚心这里吵,咱们谁也别过。乙:横批。 甲:“过年再说”。 乙:对啦,也就那主意。 甲:哎。乙:那么这不成还不走哇。 甲:不走,不走写个厉害的。 乙: 你再写去吧。 甲:他一瞧就能吓跑啦。 乙:有这好处? 甲:上联啊。乙:什么? 甲:“催马拧枪赛霸王之勇来讨债”。 乙:嗷,真是要账的,下联呢? 甲:“豁出死命用孔明之计不还钱。” 乙:太厉害啦。横批 甲:“真得动刀”。 乙:那没人敢借啦。不成呵,你得哀求哀求人家。 甲:哀求,那成。乙:上联。 甲:“人过新年二上八下”。 乙:下联呢? 甲:“我除旧岁九外一中”。 乙:这怎么讲解? 甲:你瞧你家贴对子,为什么写人过新年二上八下?你对着这个账主子说,人家里过年啦,到三十夜后全要吃包饺子。 乙:对啦。 甲:两个手指捏准呢,八个手指在底下托着,叫二上八下。 乙:那么下联呢? 甲:“我除旧岁九外一中”,你家过年吃不起包饺子。乙:吃什么? 甲:三十夜还蒸窝头。 乙:怎么样? 甲:蒸窝头全是这么蒸法,一个手指头在里头,九个手指头在外头转弯, 九外一中。 乙:这叫九外一中。横批呢? 甲:“穷死为止”。 乙:别挨骂啦!

 

(二) 乙:你给相声来副对子。 甲:相声。像咱们这个相声。 乙:对啦。 甲:那可以。 乙:听你上联。 甲:“相貌品格学古今酒色财气”。 乙:好哇,下联呢。 甲:“声音宏亮论高低真假虚实”。 乙:好,横批。 甲:“早晚喂狗”。 乙:也就那么个主意吧。你给这个坤角们来付对子。 甲:小姑娘。乙:对啦。 甲:唱大鼓的。 乙:哎。 甲:“穿红挂绿献千姣慢启朱唇调新韵”。乙:下一联呢。 甲:“着紫披蓝生百媚轻敲牙板唱笑歌”。 乙:好。横批。甲:“老了完了”。 乙:呦,怎么会老了完啦。 甲:老了还唱歌什么劲。乙:对了。 甲:牙都没了还唱么劲。 乙:那就不用唱啦。你给那个双簧。 甲:双簧。

乙:嗯。 甲:“假说真学演成一个”。 乙:这是怎么个讲法。 甲:你瞧,头里那个假说,后头那个真得学。 乙:是啊。 甲:“假说真学演成一个”。 乙:仿佛一个人似的。 甲:唉。 乙:下联呢? 甲:“前演后唱喉咙两条”。 乙:这个呢? 甲:头里演,后头唱。 乙:是。 甲:两个人吗,喉咙两条。 乙:好,横批。 甲:“不准放屁”。 乙:我知道。 甲:头里一放屁,后头正闻。 乙:那满喝。你给那个卖煎饼果子的来付对子。甲:噢,卖煎饼果子的。他还贴对子。 乙:你瞧。 甲:可以。 乙:上联。 甲:“铛圆面稀刮开大”。铛是圆的,面是稀的,刮开就大了。乙:下联呢? 甲:“葱多酱少卷上长”。 乙:横批。 甲:“越吃越短”。乙:对啦,再吃就没啦。 甲:卖煎饼。 乙:对。你再给这个戏园子来付对子。 甲:大戏园子。“学君臣学父子学夫妇学朋友会千古忠孝结义细细看来漫道逢场作戏”。 乙:好,下联。 甲:“或富贵或贫贱或喜怒或哀乐将一时离合悲欢重重演出管叫拍案惊奇”。 乙:好,横批。 甲:“出来进去”。 乙:对啦,可不是进来出去吗。 甲:净出来不进去,后头没有人还唱个什么劲。 乙:那就不用唱了。盐店来付对子。 甲:“以水为本千里有隐非私卖”。 乙:下联呢。 甲:川盐店。“借土成形虽然纳税是官行”。乙:好,横批。 甲:“盐是咸的”。 乙:哎,对啦,醋是酸的。茅房来付对子。甲:茅房也写对子。乙:你瞧。 甲:“进门来龇牙咧嘴”。 乙:这怎么回事。甲:一进门他憋的找不着茅房,“进门来龇牙咧嘴”。 乙:下一联呢?甲:“出户去展眼舒眉”。 乙:嗯。 甲:拉痛快了么,一展眼走了。乙:横批。 甲:先拉后擦。 乙:我知道啊。 甲:茅房啊。 乙:您给这个戏法来副对子。 甲:哦,变戏法的,可以。 乙:上联。 甲:“弹指亮手巧妙彩”。 乙:利落,下一联呢。 甲:“搓解摘掠果通神”。 乙:横批。 甲:“不变火车”。 乙:我知道,没地方藏啊。您给班子来副对子。 甲:“更鼓初交淫情媚意千般乐。” 乙:下一联呢? 甲:“鸡鸣三唱人离财散落场空。” 乙:好。一到明天什么也没有啦。横批? 甲:“没钱别去。” 乙:我知道,没钱干什么去呀?

 

9-10.《地理图》      张寿臣为甲  陶湘如为乙

(一) 甲:陶先生。你在这多少年啦? 乙:十好几年啦。 甲:我新近到这边来。 乙:是呀。 甲:来找人。 乙:找哪位? 甲:找我哥哥。乙:你哥哥在什么地方? 甲:在天津给人家支使着。 乙:在哪公馆啊? 甲:在什么庙里头,叫什么宫。 乙:娘娘宫对吗? 甲:哎对了,娘娘宫。 乙:你不认得么? 甲:不认得。劳你驾告诉我。乙:告诉你,你起这奔东门,到袜子胡同,就瞧见那个庙啦,门口有旗杆。 甲:对了,有旗杆。 乙:是不是啊。 甲:有红栅栏,里头有铁狮子,庙后头是学堂,离三河口不远。乙:你说离三河口不远那个不叫娘娘宫。 甲:那叫什么宫啊? 乙:玉皇阁。甲:对啦,上玉皇阁。 乙:上玉皇阁啊? 甲:我哥哥不在娘娘宫在玉皇阁。 乙:你从这奔观音阁,坐红牌电车,下电车你就瞧见啦。他一喊大号你可就下。甲:这庙在高台上头。 乙:离高台远啦。 甲:四处是开洼。 乙:哪儿开洼啊。 甲:四月里热闹开吗? 乙:怎么? 甲:四月二十八,都给药王爷烧香,离这好几百地都烧香去。乙:你说这叫风王庙。 甲:哎,风王庙。 乙:唉你是找人你是逛庙? 甲:找人呐。 乙:风王庙起这你奔南关下口,五毛钱你坐四连站,你就瞧见这庙啦,在高坡上头有旗杆。甲:有旗杆有刁斗。 乙:哪有刁斗。 甲:挨着自来水,离着府衙门不远。 乙:又给搬了家啦。 甲:那不叫风王庙吗? 乙:那叫城隍庙。 甲、乙:哎,我上城隍庙。 乙:你这是挨骂你这是。甲:怎么了您这是?乙:怎么了? 甲:打听城隍庙您认得不认得? 乙:我怎么不认得? 甲:认得您告诉我吧,赶紧找我哥哥,念你的好处。 乙:你上城隍庙啊? 甲:劳驾吧。 乙:不跟别人打听啦?甲:您告诉我就不打听啦。 乙:告诉你听着。你打这奔老龙头。 甲:老龙头。 乙:花两块两毛钱,打张北平票,上北京。 甲:先生我上城隍庙,上北京干什么呀? 乙:是呀,都得打这么走。甲:上天津城隍庙先上北京。 乙:对了。 甲:到北京怎么样? 乙:到北京奔西车站,你花几块钱打张保定府的票。 甲:干什么呀?不上城隍庙吗? 乙:先上保定,上保定府坐正太路的火车,你奔山西太原府,过娘子关,走潼关,出嘉峪关,八百里的汗海,自带干粮自带水,过了汗海,路过火 焰山,找着牛魔王,把芭蕉扇借来。 甲:怎么你这里还有西游记呀? 乙:上城隍庙的正道告诉你。 甲:上城隍庙在那么样?乙:女儿国、穿心国、狗头国、鸭子国、你到俄国,坐了飞艇,过北冰洋,你打听有个武大郎祠堂隔壁,那就是城隍庙。 甲:还有个武大郎祠堂。 乙:这是要紧的。 甲:劳你驾先生,城隍庙打听可不是一天啦。乙:没有人认得。 甲:昨天我还打听。 乙:在哪儿啊? 甲:也在你们这个地方,打听这个人啊,跟您长得一个模样。 乙:是是是。 甲:这小子心可差远了。你这心多好哇,你让我上城隍庙,有十年八年我到啦。 乙:用不了哇。 甲:那小子让我走这道。 乙:是。 甲:打这留了胡子我也回不来。 乙:到底怎么样走呢? 甲:跟你这心可差远啦。你让我先奔那儿? 乙:老龙头。甲:你有德性。这小子叫我奔北大关。 乙:哎,走不得,远了。 甲:远了,你这也不近。 乙:让你怎么走呢? 甲:奔北大关,过大红桥,走杨村,蔡村、河西坞,安平码头,张家港到通州,八里桥进北京,齐化门出北京德胜门,奔清河、沙河、昌平县南口,青龙 桥康庄怀来沙城保安下花园辛庄子,宣化府、沙岭子、齐远张家口,柴堡西湾,天镇、阳高县、相乐堡、周世庄、大同孤山、堡子湾、丰镇、苏集、平地泉。

 

(二) 乙:怎么走? 甲:奔平地泉,绕远西郭,西包头、甘肃兰州、西凉凉州、永昌、甘州、 嘉峪关、安西、哈密、吐鲁番、新疆迪化、京河、伊犁、温宿,进西藏巴里塘、鸦龙江、四川成都府、岷江、宜昌、湖北汉口、武胜关、信杨、郑 州、陕州、华会县、山西蒲州、太原府、石家庄,直径保定府、泸州、南 皮县、平原、禹城、山东济南府、泰安、曹光集、檐子街、浦口,奔南京、江苏扬州、常州、上海、浙江、绍兴、延平、江西、福州、湖南常德、贵阳、 云南府、梧州、广州,走过黑海、黄海、安南、印度、欧洲、挪威、瑞士、 德意志、英国,出欧洲,进非洲,地中海、大西洋,到美洲、旧金山、华盛顿、亚马孙河、澳大利亚、南洋群岛、太平洋、日本东京,回黑龙江、 齐齐哈尔、哈尔滨、蔡家沟、朱城子、吉林长春、陶屯、北伐河、奉天、 新民府、大凌河、新桥、连山、锦州、沙后所、山海关、北戴河、古治、四平、唐山、门台、天津衙、燕郊、苏州、遵化州,出喜峰口、热河、八 满喇嘛庙、草地库伦、买冰城,出西比利亚,通了北冰洋,就到了城隍庙。

(因录音历史久远,部分文字已丢失,故本段文字仅做参考)

 

 

相关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