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唱中唱
出版物
您目前在:
首页 戏曲曲艺 北昆名家——侯永奎、韩世昌、白云生、马祥麟老唱片选集

北昆名家——侯永奎、韩世昌、白云生、马祥麟老唱片选集

曲目赏析

一.专辑介绍

昆曲是明朝中叶至清代中叶戏曲中影响最大的声腔剧种,很多剧种都是在昆剧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是中国戏曲史上具有最完整表演体系的剧种,它的基础深厚,遗产丰富,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高度发展的成果,在中国文学史、戏曲史、音乐史、舞蹈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昆曲的表演,有它独特的体系、风格,它最大的特点是抒情性强、动作细腻,歌唱与舞蹈的身段结合得巧妙而和谐。在语言上,该剧种原先分南曲和北曲:在语音方面南曲有入声,南昆以苏州白话为主,北昆以大都韵白和京白为主。在音乐方面南曲只有五声音阶,没有半音,北曲则是七声音阶。

北昆是一种古老的传统戏曲剧种,流行于北京市和河北省各地。约有一百余年历史。它与南昆同源而异流,是昆曲在北京的支派之一。清代中叶,昆曲在北京衰落后,部分流落到冀中地区的昆弋班演员和当地弋腔(高腔)班社相结合,在演出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北方昆曲的艺术特点,北昆的唱、白基本上用北方语音,北昆以前多在农村里演唱。受高腔的影响,所以北昆在表演上,“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的粗犷气派很浓重。由于长期在乡镇与弋腔同台演出,受当地生活习俗、风土人情和民间艺术的影响,形成了北方昆曲的特色:开朗、豪迈、粗犷的艺术风格以及在演出中散发着朴实、浓郁的乡土气息,受到广大农民群众的欢迎。
冀中平原是北方昆曲艺术的摇篮。

1935 年录制的昆戈腔代表人物韩世昌、白云生、侯永奎、马祥麟四人的唱腔是北昆近代发展历程中的重要历史录音资料。1957 年北方昆曲剧院在北京成立,韩世昌任院长,白云生等任副院长。侯永奎任教员、艺委会副主任。韩世昌、白云生、侯永奎、马祥麟作为北方昆剧院的代表人物和昆曲表演大师,为北方昆曲剧院的建立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追溯唱腔发展源流,作为1949 年前北昆代表人物录音资料首次集合出版的《北昆名家——
侯永奎、韩世昌、白云生、马祥麟老唱片选集》便体现出它在文化遗产传承方面的关键作用,成为我们研究昆戈腔的历史以及变迁发展历程的珍贵资料。

 

二.表演者介绍

    侯永奎(1911~1981),北方昆曲表演艺术家。直隶(今河北)饶阳人。幼年从师学艺,工武生。十五岁登台。1928 年赴日本演出昆剧。后参加荣庆社,演出于京津一带。建国后,任北方昆曲剧院教员、艺委会副主任。以演《林冲夜奔》《单刀会》《武松打虎》《虎牢关》等戏著称。

    韩世昌(1898~1976),北方昆曲表演艺术家,工旦,河北高阳人。幼年搭庆长班从白云亭、王益友学艺,初习武生,后改正旦、贴旦及小旦。1917 年在北京组荣庆社,拜吴梅、赵子敬为师,也曾师从吴畹卿。在音律、唱法及表演上日益精进。1928 年东渡日本 ,在东京、京都、大阪等地演出,并观摩能乐等日本古典剧艺。1957 年北方昆曲剧院正式成立,韩世昌任任院长。代表作有《闹学》《刺虎》《痴梦》等。

    白云生(1902~1972),北方昆曲表演艺术家,祖籍河北白洋淀。幼年在高阳昆
曲班学艺。初习旦角,后改习小生。曾与韩世昌合作多年。1930年拜程继先为师习京剧小生,并随陈喜才习武功。曾与梅兰芳、韩世昌合作演出《游园惊梦》。代表作有《八大锤》《群英会》《朱仙镇》等。

    马祥麟(1913~1994),原名马祥瑞,直隶(今河北)高阳人,工旦。幼年随父学昆剧,十三岁登台,后在京津一带演出。祥麟幼随父跟班学艺,刻苦练功。十三岁在班中演《昭君出塞》等昆旦正戏,随班巡回演于冀中各县。1933 年春夏间开始以“马祥麟”之名担任昆弋庆生社旦脚主演之一,被观众誉为“后起之秀”。擅长剧目有《借扇》《思凡》《刺虎》等。1957 年 6 月北方昆曲剧院成立,任院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兼导演组组长,亦是该院主要演员之一,在院中主要从事导演和教学工作。

 

三.专辑目录

1-4. 《长生殿·小宴》  白云生、韩世昌

5-6. 《紫钗记·折柳》  白云生、韩世昌

7-8《宝剑记·夜奔》   侯永奎

9-10.《青塚记·昭君出塞》  马祥麟

 

四.曲目唱词

1-4.《长生殿·小宴》 白云生饰唐明皇(生)、韩世昌饰杨贵妃(旦)

《长生殿》是清初剧作家洪昇创作的传奇(戏剧),共二卷。该剧定稿于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全剧共五十出。前半部分写唐明皇、杨贵妃,长生殿盟誓,安史乱起,马嵬之变,杨贵妃命殒黄沙的经过。后半部分大都采自野史传闻,写安史乱后玄宗思念贵妃,派人上天入地,到处寻觅她的灵魂;杨贵妃也深深想念唐明皇,并为自己生前的罪愆忏悔。他们的精诚感动了上天。在织女星等仙人的帮助下,终于在月宫中团圆。

 

1.(生旦)【粉蝶儿】天淡云闲,列长空,数行新雁。御园中, 秋色斓斑,柳添黄,苹减绿,红莲脱瓣。一抹雕栏,喷清香,桂花初绽。(丑)奴婢高力士接驾,请万岁爷娘娘下辇,万岁。

 

2.(生旦)【南泣颜回】携手向花间,暂把幽怀同散。凉生亭下,风荷映水翩翻。(旦)爱桐阴静悄,碧沉沉。(生旦)并绕回廊看,恋香巢秋燕依人,胜银塘鸳鸯蘸眼。

 

3.(生)【石榴花】不劳您玉纤纤高捧礼仪烦,只待借小饮对眉山。 俺与你浅斟低唱互更番,三杯两盏,遣兴消闲。(旦)陛下请。(生 ) 妃子请。(旦)干。(生)干。(生)妃子今日虽是小宴,倒也清雅。(旦)便是。(生)回避了御厨中,回避了御厨中烹龙炰凤堆盘案,咿咿哑哑乐声催趱。只几味脆生生,只几味脆生生蔬和果清肴馔,雅称你仙肌玉骨美人餐。(旦)陛下请。(生)妃子请。(旦)干。(生)干。

 

4.(生)啊,妃子,朕和你清游小饮,那些梨园旧曲都不耐烦听他。记得那年在沉香亭赏牡丹,召翰林李白草《清平词》三首,命李龟年度成新谱,其词甚佳。不知妃子可还记得否?(旦)妾还记得。(生)好,为朕歌之。(旦)领旨。(生)待朕按板。(旦)【泣颜回】花繁秾艳想容颜,云想衣裳光璨,新妆谁似,可怜飞燕娇懒。名花国色,笑微微常得君王看。(生)哈哈哈。(旦)向春风解释春愁,沉香亭同倚阑干。(生)啊哈哈。

 

5-6.《紫钗记·折柳》  白云生饰霍小玉(旦)、韩世昌饰李益(生)

《紫钗记》是 16 世纪中国明代杰出戏剧家汤显祖的“临川四梦”中的第一梦(其他三梦:《牡丹亭》《邯郸记》和《南柯记》),取材于唐代蒋防的《霍小玉传》。其主要情节为:才子李益元宵夜赏灯,遇才貌俱佳的霍小玉,两人一见倾心,随后以小玉误挂梅树梢上的紫钗为信物,喜结良缘。不久李益高中状元,但因得罪欲招其为婿的卢太尉,被派往玉门关外任参军。李益与小玉灞桥伤别。后卢太尉又改李益任孟门参军,更在还朝后将李益软禁在卢府。小玉不明就里,痛恨李益负心。黄衫客慷慨相助,使两人重逢。于是真相大白,连理重谐。该剧热情讴歌了爱情的真挚与执著,深刻揭露了强权的腐败与丑恶。

 

5.(旦)李郎。(生)啊,夫人,出门何意向边州。(旦)匹马今朝不少留。(生)寂寞关山何日尽。(旦)断肠丝竹为君愁。李郎。(生)夫人,今日虽然壮行,难教妾不悲怨。这是霸桥,且待妾折柳樽前,一写阳关之思。(生)多谢夫人。(旦)浣纱。(贴)有。(旦)看酒。(贴)有。(旦)【寄生草】怕奏阳关曲,生寒渭水都。是江干桃叶凌波渡,汀州草碧粘云溃。这河桥柳色迎风诉,这柳啊纤腰倩作绾人丝,可笑他自家飞絮浑难住。

 

6.(生)啊夫人,想昨夜呵。(么篇)倒凤心无阻,交鸳画不如。 衾窝宛转春无数,花心历乱魂难驻,阳台半霎云何处。起来鸾袖欲分飞,问芳卿为谁断送春归去?(旦)李郎,妾有泪珠千点,沾君袖也。(生)咳,可怜。(旦)这泪呵。(么篇)慢点悬清目,残痕界玉姿。冰壶迸裂蔷薇露,栏杆碎滴梨花雨,珠盘溅湿红绡雾。怕层波溜溢粉香渠,这袖呵,轻胭染就湘文筋。

 

7-8.《宝剑记·夜奔》      侯永奎饰林冲

    《夜奔》,又名《林冲夜奔》,昆曲传统武生戏,是明代李开先《宝剑记》传奇中的一折。取材于《水浒传》,描写林冲受到高俅迫害后,亡命水泊梁山途中的经历。《夜奔》既讲究唱工又讲究做工,身段极其繁复,并且整出戏都是边舞边唱。几乎每个字都有身段,要求演员一招一式不得含糊,而且需要满宫满调地唱昆腔,这对表演者的表演技术和功力要求很高。戏曲界有“男怕夜奔,女怕思凡”的说法,言该剧的难度之大。

 

7.【折桂令】实指望封侯也那万里班超,到如今生逼作叛国黄巾,做了背主黄巢。恰便似脱鞲苍鹰,离笼狡兔,摘网腾蛟。救国难谁诛正卯?掌刑罚难得皋陶。似这鬓发焦梢,行李萧条。此一去博得个斗转天回,高俅!管叫你海沸山摇。

 

8.【沽美酒】怀揣着雪刃刀,怀揣着血染刀,行一步哎呀哭,哭号啕, 急走羊肠去路遥。天,天哪!且记得明星下照,一霎时云迷雾罩,忽喇喇风吹叶落。震山林声声虎啸,又听得哀哀猿叫。俺呵!走得俺魂飞胆消,似龙驹奔逃。呀!百忙里走不出山前古道。【收 江南】呀!又听得乌鸦阵阵泣松梢,数声残角断渔樵。忙投村店伴寂寥,想亲帏梦杳,想亲帏梦杳,顾不得风吹雨打度良宵。(煞尾)一宵儿奔走荒郊,残性命挣出一条。到梁山借得兵来,高俅哇高俅!定把你奸臣扫!

 

9-10.《青塚记·昭君出塞》  马祥麟饰王昭君

     《青塚记·昭君出塞》是清代钱德苍编纂的《缀白裘》第六集中所收录的《青塚记·送昭》的一部分。实际演出时常演唱【山坡羊】【竹枝词】【楚江吟换头】【牧羊关】【黑麻序】五支曲,且常常只有五旦所饰的王昭君一人演唱,付、丑则负责做工或是插科打诨。

 

9.【梧桐雨】别离泪涟,怎忍舍汉宫帝辇。无端歹贼弄朝权,汉刘王忒煞弱软。文官济济全无用,就是那,就是那武将森森也是枉然。却教奴红粉去和番。臣僚呵,于心怎安,于心怎安!

 

10.【山坡羊】王昭君一似海枯石烂,手挽着金镶玉嵌的琵琶儿一面。俺这里便思刘想汉,眼睁睁,眼睁睁盼不到南来雁,呵呀,雁来了。呵呀,雁儿呀。你与我把书传,你与我多多拜上刘王天子,恁道昭君要见也是不得见。恨只恨毛延寿误写丹青,教奴家红颜亲自去和番。

 

 

相关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