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唱中唱
新闻中心
您目前在:
首页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正文

公司新闻

2015年04月16日

中唱召开 “中华老唱片历史文献档案保护与利用”研讨会

 “中华老唱片历史文献档案保护与利用”研讨会于2015年4月10日(周五)在中国唱片上海公司召开。会议特邀近20位海内外专家学者齐聚一堂,集思广益,共同为中华老唱片纸质历史文档的保护工作建言献策。

 

中唱初步整理状况:七万余页历史文档首露真容

        中唱公司于2012年启动了“中华老唱片数字资源库项目”建设工程,旨在对中唱所保存的老唱片金属模板和磁盘母版进行数字化采录。此次会议重点研讨的这批老唱片纸质文档就是在老唱片整理与采录过程中整理发现的。

左图:百代公司给梅兰芳的信。右上:百代、丽歌、歌林等商标的图案、中英文文字设计稿。右下:周璇的艺人版税收据。

 

        上海是中国唱片工业的发祥地。而百代公司是中国早期唱片业发展过程中规模最大、实力最强、最具竞争力和影响力的唱片公司。因此,对百代留下来的历史文档进行解读,可以极大地帮助了解中国早期唱片业的发展状况。

        会上,中唱上海公司前副总编、中华老唱片保护工程工作组成员陈建平向与会专家详细介绍了这批纸质历史文档的整理情况。约七万余页的历史文档最早可追溯到1918年,最晚至1968年,横跨半个世纪,比较完整地反映了百代公司在中国的发展史。经过三年多的初步整理,这批文档被集中分为合同、财务报表、录音及出版文件、产品销售文件和通信这几类。讲解的同时,陈建平向专家们展示了代表性文件的图片,如百代公司与白虹、周璇、马连良等艺人签订的录音合同;百代公司与梅兰芳、周璇、姚莉、袁雪芬等艺人的通信;百代公司最早绘制的平面图等,都是首露真容。面对数量庞大的文档,陈建平也向与会专家坦言了整理过程中遇到的困惑,如所有纸质文档是否都需要扫描?如何对纸张进行科学的保护?文档内容是否需要全文翻译?如何科学地编目并建立索引?如何妥善保存文档原件等等。

 

专家建言一:文档编目要定标准,原件保存须受重视

        来自华盛顿大学的周尚则教授(Judy Tsou)以捐赠家William Crawford的私人捐赠为例,介绍了华盛顿大学图书馆基于此项捐赠展开的音乐文献保管项目。周教授认为,在文献的整理与保护工作开始之前,先要做一个整体规划。在保存与分类方法上,她的经验是将文件放置在无酸文件夹中,并在文件夹的空白边缘上标注作曲家名字和文本号等分类信息。而在编目与评估过程中,她强调了制定标准的重要性,在此基础上才能系统地进行文本选择与整理工作。

        台湾师范大学数位典藏中心纸质文献负责人曾子嘉则以作曲家张昊手稿典藏计划为例,向大家介绍了他们是如何展开纸质文献保存工作的。其中,原件的保存与典藏是整个保护工作的主体,包括原件登录、细部描述、分类排序、符合专业标准的处理保存和索引指南的制作。她强调,在越来越重视文件数位化的同时,绝不能忽略原件的保存,对原件的保护工作应是文献保护的重中之重。

        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中心主任黄显功结合上图盛宣怀档整理工作的经验,指出了引入专家的重要性。在展开文档整理与编目之前,必须先制定整理标准,尤其是编目标准。既是音乐文献,必然要有相关音乐学专家参与其中。确定整理标准规范后,对文献的编目工作要严格按照标准进行,编目工作可以借助专业机构的力量来展开。另外,专家的另一个任务是定期确定研究课题,进行学术研究,促进文档内容的深度开发。在文档整理顺序上,黄显功提出,可以适当转变观念,尝试先扫描后编目的方法。在原件保存问题上,黄显功特别指出了文献原件的保护与修复工作的重要性。例如,针对纸张虫蛀的问题,上海图书馆有专门的文献保护修复研究所,可以提供专业力量帮助解决。

        中国人民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副教授钱毅也强调了标准制定的重要性。另外,他还提出,在为文档编目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把握资源属性。对于企业档案来说,需要秉持“来源原则”,不要轻易打散,破坏原有线索。

        上海音乐学院图书馆副研究员韩斌也表达了相似的看法。他认为,对这批文档的保护工作需要先有一个顶层设计,确定整体方案。然后是成立复合型、跨学科的专家委员会,负责技术标准与验收标准的制定。在编目方式上,韩斌认为可以借鉴建立“元数据库”的方法,使初级编目和高级编目分开进行。初级编目在本地进行,流水编号,有序地先扫描后录入数据库,然后开放远程异地高级编目,以便专业力量可以参与进来。保存原件的库房要尽量符合国际标准,要做到恒温恒湿,防霉和无酸化。这样不仅有利于原件的保存,也便于国际化交流。

 

专家建言二:成果展示方式多种多样

        在完成整理工作后,如何对这批文档进行进一步的开发与利用呢?

        台湾师范大学数位典藏中心主任黄均人教授重点介绍了两个与声音相关的国际组织——国际声音与音像典藏协会(简称IASA)和有声文献典藏协会(简称ARSC),以及由EMI公司成立的一家慈善公益团体——EMI典藏信托(EMI Archive Trust)的创建与运作模式。黄均人教授多次提到了“分享”的概念。中唱整理与保护这批纸质文档的最终目的之一也是“分享”。“分享”是近年来的大势所趋,而数字化时代给“分享”提供了可能,通过召开国际会议,建立分享式图书馆,举办展览,建设网站并开放大众检索等方式,让这些珍贵的声音文献呈现在更多人面前。

        结合上述经验的介绍,与会专家热烈讨论,总结出了以下几种成果展示方式。首先是出版与学术研究,一批新资料的发现马上会推动相应领域的学术研究进展,学界与企业可以建立更紧密的联系,促进整理与研究工作的互相推动。其次,上海图书馆希望与中唱进行项目合作,与纪实频道共同拍摄“上海城市文化专题系列片”之上海老唱片专题。这批文档资料作为上海城市文化记录的载体之一,呈现在观众面前是相当有意义的。第三,专家们还建议举办互动式展览,借鉴音乐博物馆的模式,将声音与纸质文献结合,配合多媒体互动技术,其带来的视觉与听觉体验是其他展览所做不到的。

 

上海新闻出版局:中华老唱片纸质文献保护工作受到政府极大重视

        上海新闻出版局副局长祝君波肯定了这批历史文档的珍贵价值,认为政府在中华老唱片的整理与保护方面给予资金拨款是非常值得的。新闻出版局在过去的几年里,每年都为老唱片保护工程提供资金拨款,将来也会密切关注中华老唱片纸质文献保护工作,继续合作并提供经费支持。例如,新闻出版局的学术文献出版基金可以帮助中唱进行重要资料的出版;数字出版基金可以帮助中唱纸质文献的数字化。另外,上海正在筹备建立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出版局也邀请中唱参与相关展馆的建设与藏品的陈列展示。

 

中国唱片总公司:保护好这些历史档案是中唱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最后,中国唱片总公司党委书记周建潮对会议进行了总结,并感谢海内外专家学者的献计献策。他指出,老唱片历史档案不仅是企业的财富,也是社会、人类的财富,保护好这些历史档案是中唱人义不容辞的责任。通过这次会议,中唱将吸收各方建议,进一步做好文献保护、研究工作。

 

后续:沪上多家媒体参会并做相关报道

        除了海内外专家学者,研讨会还邀请了沪上多家纸媒共同参与。会后,多家报纸对本次研讨会做出了专题报道。例如,文汇报以《百代公司7万余页珍档被发现》为题,介绍了这批文档的历史价值;东方早报则抛出《见证上海唱片史的文献该如何保护?》的问题,回顾了研讨会上专家提出的各种建议。借助媒体的力量,引起社会关注,让更多人了解了本次研讨会的目的与意义。

        媒体链接:

        http://wenhui.news365.com.cn/html/2015-04/11/content_36.htm

        http://newspaper.jfdaily.com/jfrb/html/2015-04/13/content_83188.htm

        http://www.dfdaily.com/html/150/2015/4/13/1259214.shtml

 

 

(中唱上海公司供稿,文:蔡佳倩、图: 阮力)